第一千零三十八章无极深渊27

剑锋鑫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x630book.com,最快更新最强套路主宰最新章节!

    观战的山河榜弟子,也是一片哗然,这纪东到底是什么境界,连持有黄金剑的马宰,都不是纪东一招的对手。

    “难道说,纪东的境界是,武……武王……”当说出武王这个称呼的时候,那个弟子的声音都在颤抖。

    “胡说八道,武王是那么容易突破的吗?纪东的身上,也没有南师兄那样的武王气势!”

    更多的弟子并不认同,就是南若风,也用了三年时间,才突破武王,要是纪东一年就突破到武王,这未免也太夸张了。

    马宰也不认为纪东突破了武王,只是猜测,纪东用了什么特殊手段,收走了他的黄金剑,没有了极品宝器,马宰顿时吓破了胆,哪里还敢跟纪东交手,转身就准备逃走。

    “哪里走!”

    纪东可不会让马宰就这样轻易逃走,脚步一动,瞬间,已经出现在马宰面前,轻轻对着马宰的肩膀一拍。

    轰!

    仿佛一座沉重无比的山峰压下来,马宰惨叫一声,被纪东从天空,一路压到地面,随后又是咔嚓两声,马宰的双腿断的跪在纪东的面前,看向纪东的眼神,也充满了浓浓的恐惧。

    “纪东,别杀我,求求你,不要杀我!”马宰吓的都大哭起来,可见此时他内心的恐惧。

    见马宰怂成这样,纪东也有点无语,继续板着脸喝问道:“不杀你也行,我记得一年前,你曾经设计,想利用七星花陷害我,那到底是谁指使你的?”

    纪东没忘记那次的任务,原本他回来就想要彻底调查的,结果事情太多给耽误了,现在有了机会,他当然要问个一清二楚。

    双眼恐惧的看着纪东,马宰不敢隐瞒:“是欧阳家主,他怪你杀了欧阳杰,所以买通我陷害你!”

    “果然是欧阳家的人!”猜测得到证实,纪东的眼神中,顿时闪过一抹恼怒之色。

    “带着黄设,滚吧,你们回去给南若风带句话,告诉他,一年之期快到了,让他洗干净脖子,等着我去斩!”

    没有理会吓哭的马宰,还有被抽的昏迷的黄设,纪东转身就要前往剑峰,周围的山河榜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胆子敢上去阻拦纪东。

    就在纪东穿过他们,要赶去剑峰的时候。

    轰!

    整个小世界,忽然传来一股巨大的压力和怒意。随后就是一道雄浑的声音,在众人耳边炸响。

    “好一个孽畜!身为圣地弃徒,竟敢打碎小世界,还羞辱我圣地真传弟子,纪东,你,该杀!”

    轰隆隆!

    天空震动,话音落下,一道巨大的真元手掌,已经拍向纪东,似乎要把纪东蝼蚁一样,拍向地面。

    十个身穿红袍的圣地长老,清一色排开,阻拦纪东的去路,为首一个气息最强的长老,二话不说,已经对纪东出手,就要把纪东无情镇压。

    “哼,你一个资质平平的庸才,也妄想挑战我太玄圣地的最强天骄,简直是狂妄自大,不用南若风杀你,我们十大红袍长老,任何一个出手,都能斩你!”

    又是一位红袍长老出手,形成一股剑光,环绕四方,封锁纪东一切可能撤退的路。

    “痴儿,你不该回来的,如今的太玄圣地,早已经没有了你的位置,离开吧,以你的资质,这一辈子,都不可能是南若风的对手!”

    曾经主持过山河榜的红袍长老还有点好心,他拍出一道狂风,似想要抢在前面,把纪东提前吹出太玄圣地。

    “杜师弟,你这是何意?此子乃圣地弃徒,更与南若风为敌,他既然闯进来,那他就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死!”

    先前出手的两位长老大怒,其中一个,顿时改变攻击方向,挡住狂风,另一个面带冷笑,已经冲到了纪东面前。

    这次回来圣地,纪东早就料到,他不会轻易进入剑峰,但也没想到,如今的圣地,会变成这幅样子。

    “你们这些长老,不知道为弟子做主,还不分青红皂白,就要镇压我,难道就因为南若风是天才,我却是资质普通?”纪东满脸都是愤怒。

    那出手的红袍长老,却是一脸都是狰狞:“正是如此,你一个庸才,废物,你就该老老实实的当你的蝼蚁!就凭你,也配挑战南若风,还不给老夫跪下,你这孽畜还要等到何时!”

    这红袍长老,对纪东看也不看,武尊十重的气势,已经把纪东彻底“锁定”同时一只手狠狠向纪东肩膀位置按下去。

    轰隆隆!

    长老的这一手的力量非常恐怖,虚空都被按的一阵摇晃,就要这样把纪东按下去,跪在他的面前,显然这红袍长老是看到了纪东出手的对付马宰的过程,现在,他也要这样来镇压纪东。

    纪东顿时就笑了,面带不屑的冷笑。他的身体如山峰,如剑锋,刚猛无比,锐意无限。

    轰!

    这长老的手拍在纪东身上,感觉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座屹立在天地间的山脉。

    他拍不动,也打不碎。

    纪东的身体,不动如山,同时一只手,也按在这长老的一侧肩膀上。

    轰咔!

    天地都狠狠一震,长老的身体更是剧烈震动,他憋红了脸卯足

    了劲,试图抵挡纪东的力量。

    但现实却是,他的身体,瞬间被纪东从天空,按在了地面,膝盖一软,已经彻彻底底的被纪东徒手镇压,屈辱又愤怒的跪倒在纪东的面前。

    全场死一般的安静。

    九个红袍长老,全部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本该镇压纪东这个圣地弃徒的长老,结果反被纪东给镇压了。

    “我擦,我们没看错吧?这纪东如此凶残,连长老也能镇压?”

    “武尊十重,不用说,纪东的境界,肯定是武尊十重!”

    “真是太变态了,一年时间,从半步武尊,突破到武尊十重,似乎南若风,在同样的境界,也没这么逆天啊!”

    安静过后,太玄圣地,变得一片哗然,越来越多的长老和弟子,纷纷赶过来,不忍错过这一幕。

    “现在,你们还要镇压我吗?”纪东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长老,也看着天空其余的九个红袍长老。

    他们,全部都是武尊十重的强者,很多人更是一只脚,已经快踏入武王的境界,但此刻,他们的脸色,都是铁青一片,那跪下的长老,更是气的浑身都在发抖。

    堂堂圣地长老,竟然被一个圣地弃徒,给瞬间镇压了,这已经不是打他们脸那么简单了,更像是有人用脚在他们脸上踹。

    “这孽畜,果真是丧心病狂,无法无天!”

    “纪东,我们承认,你有那么一点天赋,但跟南若风比,你连地上的蚂蚁都不如!”

    “你这弃徒,以为突破武尊十重就了不起吗……”

    纪东忽然怒吼起来:“都给老子闭嘴,你们这群老不死的,你们不光老眼昏花,连脑子都糊涂了,有时间说废话,还不如痛痛快快的打一场!”

    “你们不是要镇压我吗,你们九个老不死的一块上吧,只要你们能让我挪动一步,我纪东当场自废武功,离开圣地!”

    重新走回天空,纪东傲视一切,负手看向苍天,一股惊人的战意,却在纪东的身上不断攀升。

    所有的长老,都被纪东的话给激怒了,所有的弟子,都被纪东的话吓的胆寒,他们听到了什么,纪东竟然要一个人,挑战九个武尊十重的长老。

    就连罗惺,都被纪东的胆魄给吓住了,然后面露崇拜。

    剑峰之上,荆无守激动的一口喝干手中的酒坛,着急的看着身边的剑痴长老道:“师尊,这纪东牛啊!我也老早就看这些老不死不爽了,要不,我也去帮忙?”

    剑痴长老什么都没说,他只眯起眼睛,隔着无数山峰,观看着这一战,很多山峰上,同样出现很多人影,默默的看着,但没有人出手。

    随后就是八位红袍长老愤怒的咆哮,响彻整个小世界。

    “纪东,好你个孽畜,今天老夫就破例,让你知道我们的手段!”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这孽障八成是疯魔了,不杀他,老夫不能咽下这口气。”

    “各位师兄,都别说了,老夫就不信,我们八人联手,还镇压不了这个狂妄之徒!”

    轰隆隆!

    八位武尊十重的高手出手何等可怕,在场武宗境的弟子连观战的资格都没有,就被吹的飞向远方。

    留在原地的弟子和长老,也都是面露骇然,光是从这气势,他们就知道,八位红袍长老,都是动了真怒,在这样的攻击下,纪东如何抵挡,恐怕八人联手的气势,就能把纪东震成重伤。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纪东,以为要用出什么特别厉害的宝物,这也是大家猜测,纪东敢挑战八位长老的唯一理由。

    只见纪东的只是抬手,缓缓的挥出一拳,坚定而有力的砸向前方。他只是出拳,没有动用任何宝物。

    “这怎么可能,这个纪东,难道想单纯依靠武学,就战胜八位长老?”

    “不对,那不是武学那么简单,还有拳意,还是六成的杀戮拳意!”

    已经有长老注意到了纪东气势的不同寻常,那分明是一种武道意志,这还不是纪东为人熟知的吞噬剑意,而是全新的杀戮拳意。

    “双武道意志?这不是真的!这小子不是地级一品的废物,连特殊体质都没有的庸才吗,他怎么可能领悟出双武道意志?”

    八位红袍长老全部震惊,甚至连联手攻击纪东都忘了,当然,这也是他们对纪东不屑,不认为纪东拥有击败他们的实力。

    “庸才?废物?果然是一群老糊涂,既然你们不屑联手,那我就逼你们联手!”纪东面露不屑,六成拳意,全面爆发。

    圣级武学,天魔杀!

    轰!轰!轰!

    纪东一口气,瞬间打出八道巨大的魔拳,分别砸向八个长老,这顿时把八个长老吓的冷汗直流。

    作为天阴教的死对头,他们当然知道,天魔杀乃是天阴教的真传武学,而现在,却落在了纪东手中。那就只有一个可能,纪东斩杀了天阴教的追兵,还获得了他们的真传武学。

    忽然,一股莫大的恐惧,就袭上这些长老的心头,“不好,我们快联手,决不能败给这弃徒!”

    “晚了!”

    碰碰碰碰!

    &n

    bsp;?八道魔拳,连续砸在这八位红袍长老的身上,无论他们用出何等武学或者宝物抵挡,竟然都无法挡住纪东天魔杀的巨大力量,结果他们连一个呼吸都坚持不住。

    八位长老,已经全部被纪东砸的鲜血狂喷,掉下空中,还不等他们挣扎起来,纪东立在空中,忽然又把自身的王者之势,释放出来。

    “你们,全部给我跪在地上,好好清醒清醒!”

    吼!

    八位长老,全部发出愤怒又屈辱的咆哮,但在武王的气势下,他们没受伤的时候,也许还能抵挡,现在他们全部被纪东打伤,也失去了最后的反抗机会。

    于是,在圣地无数弟子的注视下,赶来的阻拦纪东的十位红袍长老,赫然九位,被纪东硬生生的打的跪在地上,动弹不得。

    更有两位长老,跪下的瞬间,已经气的喷出一口老血,活活气晕了过去,剩下的长老,也是气的脸色漆黑,鼻孔冒烟,只能愤怒又恐惧的看着纪东。

    “武王,你竟然是武王!”

    “武王,纪东竟然已经突破了武王?”

    轰轰轰!

    听到几个长老的话,又感受到纪东身上,那让人窒息的王者之势,整个太玄圣地,所有观战的弟子,长老,几乎都傻了。

    “我们没听错吧,纪东竟然是武王?”

    “怎么可能会有错,不是武王,能够同时把九位红袍长老,全部镇压?”

    “这不是真的,纪东离开圣地的时候,连武尊境都没突破,这才一年的时间,他怎么就突破了武王,就算是南若风,都不可能这么逆天!”

    嘶!

    这些弟子不拿南若风跟纪东比较还好,这样一比较,他们才发现,纪东到底有多么的妖孽。

    纪东的进步,又是何等的恐怖!

    “武王,竟然是武王!难怪这小子敢回到圣地,幸好老夫刚才没冲动,上去跟这小子交手。”

    杜长老看到地上跪下的九个同伴,他忍不住暗暗庆幸,稍微的迟疑,挽回了他们红袍长老的最后一丝颜面,不然的话,现在跪在地上就不是九个,而是十个长老,全军覆没了。

    “什么,武王,纪东竟然是武王,我不相信,他怎么可能是武王,他绝对不可以是武王啊!”

    黄设被周围的吵杂声惊醒,听到大家的议论,又看着高高在上,散发着王者之势的纪东,黄设抬起肿的跟猪头似的脸,吼叫一声,剧痛与恐惧,已经让他再次吓晕了过去。

    同样恐惧的还有马宰,打死马宰都不会想到,纪东竟然真的在一年内,不但返回了圣地,更是突破了武王。

    要知道,武王就是武者最重要的分水岭,只有成为武王,才有踏入武道巅峰的可能,无法成为武王,就算是天赋再强,也是蝼蚁。

    “我恨啊!”

    马宰仰天长叹,他已经放弃了尊严,当了南若风的狗,结果还是比不上纪东,顿时,马宰的内心就充满了浓浓的恐惧还有悔恨,后悔没有在纪东成长起来之前,害死纪东。

    当然心中充满悔恨的,也不是马宰一个,上官柳心中已经把肠子都悔青了,后悔不该优柔寡断,拒绝纪东的邀请,从而失去了跟纪东拉近关系的最好机会。

    “可恶啊,为什么我这么傻,十皇子都能坚定的站在纪东这边,为什么我就不能!对了,十皇子!”

    上官柳转动着脑筋,虽然错过了结交纪东的机会,但以他跟十皇子的特殊关系,加入纪东的阵营,还是没多大问题的。

    “对,就这么做!反正我本来就是十皇子的下属,重新回归十皇子身边,也是理所当然!”

    上官柳已经决定,哪怕死皮赖脸,这次也一定要坚定立场。

    碰!

    剑峰上,忽然传来酒坛子打碎的声音,荆无守眼珠子瞪的溜圆,感受着纪东释放出的王者之势。

    “武王,那可是武王啊,尽管知道我剑峰尽出变态,但纪师弟这未免也太变态了吧,一年的时间,突破武尊十重就很可怕了,纪师弟竟然还能突破武王,师尊,难怪你不让我出手,还是师尊您眼光高明啊!有了纪师弟的剑峰,肯定大兴!”

    震惊过后,荆无守又高兴起来,然而他没有注意到,高深莫测的剑痴长老,在看到纪东展露出武王一重的实力后,嘴角也是狠狠一阵抽搐,额头上也冒出来一股虚汗。

    显然,就连剑痴长老也没有想到,纪东会这么快突破武王境,而是跟大家一样,猜测纪东获得了什么厉害的宝物。不过剑痴长老猜测的也没错,纪东确实获得了极度厉害的宝物,还是圣器!

    只是这东西一出,别说太玄圣地,就是整个北域,都要引起巨大的轰动。以纪东如今的实力,当然能够感应到许多山峰上窥视的目光。

    但纪东毫不在乎,只是淡淡的冲着远处一处散发刀意的山峰,轻轻点头,也站在山峰上,看着这一幕的雁北,浑身就是一震,他知道,纪东已经发现了他,还跟他打招呼。

    雁北的心中,就充满了一种巨大的挫折感。原本,他傲气无比,自认为圣地,除了南若风和荆无守,他雁北绝对能排名第三!哪怕最后纪东强势获得山河榜第一,雁北也没改变这种想法。

    毕竟纪东没有特殊体质,先天上就输了一大截,雁北也相信,

    一旦他努力,他肯定能追上纪东。

    但是现在,看着一身月牙白袍,傲立于天空的纪东,雁北终于无奈又苦涩的朝着纪东低下了头。他知道,从今以后,对于纪东,他估计只能仰望了。

    “纪东,你很强,但我不会输给你的,哪怕累死,我也要拼命的追上你!”

    人群中,古蛮捏紧拳头,非常的不服气,同样是拜入太玄圣地的新人,为什么纪东能突破武王,他古蛮却只能在武宗境苦苦的挣扎。

    古蛮非常的不舒服!

    同样感受到不舒服的,也绝对不仅仅是古蛮一个人。

    ……

    站在天空等了一会儿,发现还是没长老过来针对他,也没见到南若风出现,这才收起了武王的气势,转身就准备前往剑峰。

    “纪东,且慢!”杜长老看到纪东要走,赶忙叫住纪东。

    “怎么,长老也看我不爽,想要把我镇压?”纪东转过头,看着这最后一位红袍长老。

    杜长老就感觉很憋屈,不过想到纪东武王境的实力,已经不是他们这些红袍长老能招惹的,杜长老只能忍住气,强行在脸上挤出笑容,又指了指地上还跪着的同伴。

    “咳咳,那个纪东啊,你要前往剑峰,我不反对,但他们毕竟是长老,就算有错,你也教训过了,你看,是不是让他们起来?”杜长老说的很无奈,这跪下的九个同伴,都还被纪东禁锢着。

    除非同样是武王出手,光是靠着杜长老一个人,他还真没办法解除纪东的武王禁锢。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到底剑峰也属于圣地,既然长老已经服软,纪东也就点点头,一挥手,散掉了这些长老身上的武王气势道:“这次给你们一个教训,倒是是南若风,怎么没出现?”

    “纪师兄,您是问南若风吗,我知道,听说他跟几位武王长老,前去天阴教,商量双方互不侵犯的事情,要过一段时间才会回来。”上官柳厚着脸皮,走上来说道。

    上官柳感觉这是一个结交纪东的机会,他就不等杜长老开口,抢先冲过来解释。

    纪东也隐隐有点明白上官柳的打算,不过念在上官柳刚才表现不错,于是也点了下头。

    “原来如此,多谢了!有空的话,记得过来剑峰坐坐!”

    说完,拉住罗惺,纪东已经施展大虚空步,来到了剑峰,远远的就见到剑痴长老和荆无守含笑的站在那里。

    “剑老,荆师兄,我回来了。”纪东快步走过去,深深的向剑痴长老还有荆无守行礼。

    尽管现在纪东已经不是圣地的人,但在纪东心中,他永远都是剑峰的人,剑峰也很圣地,从根本上就不同。

    在纪东眼中,剑痴长老是非常值得敬重的长者,荆无守,也是非常值得尊重的师兄,

    “哈哈哈,纪师弟,你突破武王,可是吓了我一跳啊,这下你可是抢在我面前了,我哪里还敢自称师兄啊。”荆无守走过来,故意酸溜溜的说道,他的内心却是非常高兴的。

    剑痴长老也含笑的看着纪东,师徒两个又对视一眼,显然在纪东赶来剑峰的时候,已经商量过什么。

    “纪东,你随老夫上峰顶一战!”剑痴长老丢给纪东一把木剑,踏步率先上了峰顶。

    一年前,剑痴长老就是在这里,指点纪东领悟剑心通明。难道剑痴长老又要指点自己什么厉害的剑道?

    想想纪东也激动起来,很痛快的抓住木剑,也一步步走上峰顶道:“还请剑老手下留情。”

    “老夫就来看看,这一年,你的进步到底有多大。”剑痴长老身上绽放出一道猛烈无比的剑光,随后这道光芒在飞速的减弱。

    很快的,剑痴长老就把自身的修为,压制在武王一重,剑意也变成了跟纪东一样的六成剑意。

    “纪东,小心了。”

    剑痴长老开始出手了,他的剑法很慢,却又充满了一种如山的压力,剑光禁锢附近的空间,最后就连天地,都在剑痴长老的剑光下变得缓慢;

    罗惺看到剑痴长老的剑法,忽然感觉脑袋开始变得迟钝,似乎要停止了思考,他的眼神露出骇然。

    “这是什么剑法?我感觉跟飞哥的葬天一剑有点像,但又有很大的不同。”

    “嘿嘿,这可是我太玄圣地最强的剑法,封天之剑,不过师尊竟然会选择抢先出手,看来纪师弟这一年,真的变得很强啊。”

    荆无守和罗惺说话的时候,感受到剑峰上的动静,又是一群人快速的赶了过来,这些人不是别人,正是十皇子和石锋。

    历练的齐楚楚,林森和杨笑,也已经返回了剑峰,同时过来的,还有死皮赖脸的上官柳也跟着一块过来了,他们都兴致勃勃的站在一边,观看这一战。

    “封天之剑?难道这就是圣地的初代圣主,根据葬天式创出来的皇级剑法?”纪东也听到荆无守的话,身上忽然涌现出一股强烈的战意,“我倒是,是我的葬天式强,还是这封天之剑更强!”

    葬天一剑!

    轰隆!

    纪东的身上,浮现出一股强烈的剑光,冲向剑痴长老,以禁锢对禁锢,瞬间就把周围的压力抵消了,还顺手向前方刺出一剑,反过来把剑痴长老给镇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