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8章学剑术

青山不语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x630book.com,最快更新快穿:反派女配她不干了最新章节!

    青鱼这些天里也没只顾着暗戳戳给自己调理身体锻炼体魄,她还很认真地从书中从身边伺候的人口中更多地了解了下所处的这个世界以及大周的现状,以及自己今后要做什么。

    公主这个身份确实已经足够高贵,哪怕她什么都不干,也可以衣食无忧地过完这一辈子。

    但若她身体恢复,便会不可避免面临一件事。

    要么和亲,要么招驸马。

    本来她还想着效仿平宁公主借口一辈子礼佛来逃避,但在看过这位平宁公主的生平之后,才知道对方只是个例。

    平宁公主没有母妃,又被御医诊断天生无法生育,这才在这青宁宫安安静静住了一辈子。

    但贵妃绝不会舍得自己的女儿一辈子都侍奉佛祖,孤孤单单过这一辈子。

    青鱼敢肯定,只要御医诊断她身体已经完全恢复,这位肯定会想尽办法让她重新回宫,过一个大周正常女子的一辈子。

    但她不愿这样。

    所以哪怕身体恢复,她也要打消贵妃,甚至是乾元帝的念头。

    尤其是在得知大周的现状后。

    大周开国一百多年,如今传到第四代,国力还算强盛。

    但更深入了解,便知它并非可以让人高枕无忧。

    青鱼甚至还找到了一张这个世界的地图。

    从上面就可以清楚地看到,还算强盛的大周更像是一块惹人垂涎的大肥肉。

    北有兵强马壮的草原皇庭北戎,西有逐渐走向统一的西凉,南有气候湿热的南诏,东边虽然临海,但谁知在海的另一边,是不是也有其他国家。

    除去东边,南北西三个国家皆不如大周富饶,这在上位者的眼里,青鱼觉得不垂涎是不可能的。

    现如今之所以按兵不动,无非是被前面的太祖皇帝和第二任高祖皇帝给前后打怕了。

    纵观那么多曾经真实发生过的历史,这种微妙的平衡,绝不会长长久久地维持下去。

    除非,时不时打怕一次。

    再或者,把别人的地盘变成自己的。

    不过看乾元帝这位中庸得不能更中庸的皇帝,还有原身记忆里的的皇兄和皇弟,三个人都不是能主动动兵的。

    鲜香可口的肥肉就在嘴边,其他三国还能忍多久?

    虽然暂且还不太清楚大周的兵力布置,但几十年未动刀兵,她也可以想一想。

    这份和平,维持不了太久。

    原剧情用的是女主视角,主要写的是女主如何奋发图强搞事业,男主的官场升迁之路描述并不算多,原身更是只出场了那么一次就被炮灰了,剧情在这方面并不可考。

    不过剧情中的原身吐了血身体更弱了几分,哪怕用来维护两国关系的和亲,怕是也轮不到她。

    但现在就不一样了,有正经的公主去和亲,哪里还用得着加封大臣之女。

    青鱼不会去和亲,更不愿意面临那种境况。

    当然这是最坏的情况。

    更好些的是到了年纪后,乾元帝和贵妃都会给她张罗着招驸马。

    哪怕这次没有男主谢远恒什么事了,也会有别人。

    一个身体康健了的公主没有驸马,那指定是身上有什么毛病。

    天下悠悠之口,到时候又能堵住几个。

    但要想既不用和亲,又不用招驸马。

    除非她有足够的话语权。

    让哪怕是乾元帝也不能干涉她不想嫁人或和亲的决定。

    本以为可以躺平,没想到还得接着奋斗。

    青鱼收回思绪,指尖轻轻敲了下手下的桌子。

    这一声力道不大,但愣是让还单膝跪地的沈容肩膀霎时绷紧了些。

    良久,才声音有些沙哑地回道:“卑职,遵命!”

    青宁宫后殿有一处宽敞的空地,被青鱼点了当她的练武场。

    守着青宁宫的侍卫们也需要每天锻炼,所以刀剑之类的武器是完全不缺的。

    不过既然是公主要用,这种笨重普通的兵刃显然不适合。

    沈容就提议他要去营造司寻一把或者是锻造一把适合女子用的剑。

    青鱼心知他这是想拖延时间,不过她也挺想拥有一把属于自己的长剑,干脆亲自画了张图纸,“就照这个样式打。”

    躬身接过图纸的沈容:“……”

    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卑职领命。”

    武器锻造需要时间,沈容本想着趁这个时间,公主殿下想要练剑的消息最好能顺利传到宫里的陛下和贵妃耳朵里,再被二人制止,那他就解脱了。

    谁知道把图纸送去营造司的第二天一早,他就被公主身边的大宫女给请到了后殿的练武场上,紧接着就看到了手里多了一把跟昨天那张图纸上画的剑一模一样的木剑。

    顿时觉得眼前一黑。

    青鱼看着他一张生无可恋的脸勾了勾唇,勉强控制着挽了一个有些生疏的剑花,“在本公主的剑还没锻造出来之前,就用这柄木剑代劳好了。沈侍卫,开始吧。”

    沈容都不知道自己是抱着什么心情抽出了身侧剑鞘里的长剑。

    事已至此,他也不再废话,持剑静立片刻,平复好心情,做好了心理建设后,便开始教导起来。

    既然拖延时间这招行不通,他想着公主金尊玉贵,练剑看起来是好看,但要耗费的体力并不比其他武器少。

    到时候鬓发散乱汗流浃背上气不接下气,这位公主殿下真能坚持得来吗?

    不过青鱼很快就察觉到了他的打算。

    她又不是真的第一次学剑,初学剑术,哪有一上来就直接开始学剑招的。

    先把剑握住握稳刺准了再说,接下来还有剑招的各种动作要领,全都掌握了,才会开始连贯的剑招的学习。

    这是想让她知难而退啊!

    不过这么一来也正好中了她下怀,她本来也没打算从头开始练起,打基础对她来说纯粹是浪费时间。

    对此,青鱼只想说:来得好!

    半盏茶后,沈容收招站稳,只是呼吸微重了一些,看向感觉态度还挺认真的公主殿下,“殿下,这是最基础的剑招,不知殿下可记住了?”

    青鱼朝他点点头,把手上本来只是随手拄着的木剑握紧,抬起,剑尖直指过去。

    下一瞬,一模一样的剑招出现在一柄木剑下,撩,劈,刺,勾……

    沈容不知不觉瞪大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