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番外二 蓬莱坊的日常(大结局)

八桥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x630book.com,最快更新满级大佬重生后被七个哥哥宠上天最新章节!

    *

    蓬莱坊。

    霍九婴又又又被既望坑在这里看店,工作日的早上十点,店里依旧门可罗雀,他百无聊赖坐在柜台前面,手里还捏着模式的一角。

    此时,店门口吊着的玩具小熊机械地开口:“欢迎光临。”

    霍九婴头也不抬,甚至没有从善如流说一句欢迎光临,反正老板有什么不满他就当做没听见没看见,不如说老板的不满正是他喜闻乐见的。

    作为看板兼收银,他消极怠工是常态,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屁股都没有挪动一下,自顾自懒懒散散。

    他甚至不知道进来的客人是男的还是女的,只在余光里偶尔瞥见对方在店里转悠。

    奇怪的是,那个人转悠了好久都没走,估计也有半个小时了吧?

    这家店的门面也没有多大,不至于半个小时都逛不完,当然如果认认真真地看完那些桌游的简介,也确实不止半个小时。

    霍九婴狐疑地抬眸,就见到一道颀长的背影,肩宽腿长,肌肉撑得休闲服都要绷不住的样子。

    这背影完全不像是回来这里买桌游的背影。

    当然人不可貌相,毕竟他也不像是会在这里收银的样子。

    这人在巡视着货架上的桌游,之所以用巡视两个字,是因为霍九婴就这样巡视公司里员工有没有偷懒,当然这项工作一般都是苏尹黎来做的,而他是负责偷懒的那一栏。

    要不是他对这破店有足够的了解,一定会认为幕后老板悄无声息地来了。

    破天荒地,霍九婴难得作为收银看店的营业一句:“这位先生有什么需要的吗?”

    闻言,那道背影转过身,霍九婴完全怔楞住了。

    “天……”

    他差点脱口而出。

    那人却是笑了笑:“我看看先。”

    一般人对跟在自己身边叨叨逼逼喋喋不休的服务员敷衍的顾客都会用到的话,在男人的嘴里说出来显得很真诚。

    霍九婴翁了翁嘴,良久都没有回过神来,连既望什么时候来到旁边都不知道,惯例遮住半张脸的男人瞅了瞅他,又瞅了瞅店里唯一的顾客。

    “干嘛呢?”他的手使劲在霍九婴面前晃了晃,“怎么了,男人有什么好看的,还看愣住了?”

    “滚。”霍九婴嫌弃地推开既望的手,他收回视线,思绪却是收不回来。

    太像了,这个人也太像了!

    “像谁啊?”既望又凑过去,不解地眨了眨眼。

    “像……”察觉到自己被套话了的霍九婴瞪了既望一样,“你丫真的不会读心术吗?”

    既望嘻嘻嘻笑着摊手:“谁知道。”

    而此时这个男人的购物篮里已经塞满了桌游,正迈开长腿过来结账。

    霍九婴魂不守舍地货物一样一样扫码,还时不时抬眸去瞅这个男人,直到那个男人递出一张黑卡来。

    来这种小店刷黑卡真有你的。

    要换做平时,霍九婴准会自己吐槽,不是在心里,而是直接嘟囔,现在他接过这张黑卡反复查看,就好像在辨别卡的真伪似的。

    男人对他这样的举动并没有什么表情,一如既往挂着淡淡的笑等着结账。

    既望也不催促,好整以暇地看着。

    “签个名。”霍九婴硬邦邦地开口。

    男人并没有因为这位收银的态度而恼怒,他教养很好的样子,旁边的既望看着都觉得他这员工实在是不像话。

    霍九婴低头认真盯着男人龙飞凤舞的签名,写完姓氏的时候,他的心就紧拉一下,幸好名字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样,他小小呼出一口气,也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

    结好账,男人提着塑料袋转身的时候,霍九婴喊住了他:“喂!”

    男人狐疑地转头,他面前就被怼了一张五颜六色的张,抓过来还没定睛看,就听霍九婴脆生生地开口:“新年活动了解一下。”

    既望噗嗤笑出声,这么尴尬地营业真是绝了!

    男人继续好脾气地点点头,把这行宣传纸折叠好装进口袋里,看着并不像出了门就会往外面扔进垃圾桶的样子。

    “谢谢惠顾。”小熊机械音传来的时候,男人已经走出店里了。

    既望这时才贼兮兮地又凑过去:“老熟人啊?”

    “不知道,可能是转世吧。”霍九婴说。

    如果是小语儿的话,她能看出来,但他道行不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的。

    “谁啊?”既望又八卦地问。

    “老板。”

    “老板?”既望重复了一遍,恍然大悟的样子,他笑眯眯道:“他穿得非常体面啊,料子是高奢,做工又考究,不用担心,一定过得很好。”

    “我哪里担心了?”霍九婴鼻子里哼了哼,“不过帝都有这号人物吗?海归?”

    既望马上就着刚才的名字搜索了一番,把笔记本推到霍九婴跟前,示意他看:“东瀛的华人,在那边还挺有名的样子。”

    霍九婴挑眉看了看,抿了抿嘴又把它推回去:“随便啦,反正就算转世了也不是本人了,再说我作为优秀员工已经提前毕业了。”

    “员工也能毕业吗?”既望歪头思索了一会儿才又道:“可是你在我这里可远远达不到毕业的标准呢。”

    “滚你丫的吧,我免费给你打工你还想飞啊?”霍九婴怒瞪着既望。

    既望很认真地点头:“我确实是会飞的。”

    霍九婴对于这个死赖在人间不走的神仙不予置评。

    “我的小语语,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回来,要我天天对着小霍霍的脸实在是吃不消呢。”既望非常夸张地瘫在收银台上,

    霍九婴捏碎了手里的鼠标,恶狠狠开口:“那你就不要坑我来这里当什么见鬼的收银!”

    “你不来怎么能遇到老熟人呢?这不是很好吗?”既望自我肯定地点点头,“哥哥我这个蓬莱坊啊真是风水宝地呢。”

    “真没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人。”霍九婴连白眼都懒得翻,继续消极怠工。

    既望哼着歌伸了个懒腰,难得好心情地到外面招揽客人去了:“走过路过不要错过,霍总又来当看伴郎咯!”

    “既望!”